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為你寫詩

為你寫詩,為你靜止,為你做不可能的事。   吳克群的新歌《為你寫詩》最近真是紅到翻天。撥個電話給長官,來電答鈴唱起「為你寫詩,為你靜止,為你做不可能的事。」登入msn,哇靠,是怎樣,一群人暱稱淨是「為你寫詩,為你靜止,為你做不可能的事。」   不只耳朵長繭,我那逼近弱視的雙眼,恐怕也將得眼翳病。這首歌,到底有沒有那麼紅到驚天地泣鬼神、全台兩千三百萬人日以繼夜地以各種不同形式播放再播放,歌詠再歌詠。從男人到女人,二十歲到五十歲,《為你寫詩》在都會男女的心海捲起狂潮,堪稱無人倖免。   吳克群那唱起歌來便跩個二五八萬的馬臉,讓人見了十分不順眼,最近第二主打歌《什麼東西》還真的是什麼東西,沒文化兼不知所云,我恨不得拿起平底鍋狠狠地往他臉上砸下去。   但我不得不承認,《為你寫詩》副歌那三句,真真切切地打進人兒的心坎裡。   其實這三句詞真是簡單得不得了,沒贅字,也缺乏引發他人思緒的力量。但正因為毫無贅/綴字,才展現了情感的乾淨與純粹。   試著想,從前若是有人寫詩給你,你的反應是?   似乎只有文藝青年才興寫詩這一套;但文青在毛頭小子眼中,自然格格不入,萬一這位文青還戴了副粗框眼鏡、梳了個趕不上潮流的髮型,鐵定更成為好事之徒閒暇無事時捉弄的對象。女孩子收到情詩,恐怕也是掩嘴格格笑、直嚷「老土」、「好噁心」;也許吧,有一點暗自竊喜在心底,但這種情緒很快就會在同儕指指點點之下如頭皮屑迅速掉落。   很久以前,大家並不想選擇「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」;似乎「我是不是該安靜地走開」、「我和你吻別~在無人的街」比較受青睞。   (同樣不要戰我拿這兩首古董歌當例子;小時候曾有一個男生在課堂上對我唱「我是不是該安靜地走開」,我在台下滿臉通紅,氣得只想對他大吼,對啦你快滾。這首歌其實是一個疤痕。XD)   徐志摩與林徽音愛的頌讚(我選擇不相信這是她對兒子寫的詩),「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,是燕\在樑間呢喃,──你是愛,是暖\是希望,你是人間的四月天!」南唐李後主李煜曾描述他與小周后的偷情,「花明月暗籠輕霧,今霄好向郎邊去。剷襪步香階,手提金鏤鞋。」   自古以來,多少人用詩詞記錄、傳達情意,曾幾何時,這種或古老或新潮或含蓄或奔放的韻腳在愛情的追逐步伐失了聲。很久很久以後,偶像歌手吳克群一呼百諾,大家開始/或記起,為你寫詩,多復古,又多時尚。   進入社會後,愈來愈覺得無利害關係的愛情幾不可得。我看中你的身分地位,你垂涎我的青春美貌,門當戶對其實很重要,以結婚為前提、三十歲前能不能買房買車以及生養下一代,都是人與人之間交易感情的籌碼,迂迴、試探,賭注下得大,遊戲玩得兇。夜深人靜,都會男女都寂寞,需要體溫取暖,但這樣的熱度只有彼此是陌生人才願意散放,才給得起;我是獵人也是獵物,追捕也被逮捕,之後你我再來談,水乳交融的條件。   《為你寫詩》之所以打動人心,在於純粹得不捉斤秤重地衡量愛情,它直接、坦率地反映人類對愛情最根本的渴求與追尋,單純而美好,不管會不會滾燙得傷了唇舌,還是被刺得遍體鱗傷。它未落成詩篇,但所表達的一切情感,宛如詩一般具有久遠的年代。   經由偶像歌手包裝成流行歌曲,摩登、新潮的《為你寫詩》以嶄新的型態,進行一種最古老、傳統的儀式,喚醒現代男女對愛情的緬懷、想像,回憶十六、七歲抱持的浪漫情懷。它讓我們想起,愛情的魔法藥水不難調製,一片心瓣就是藥方。    為我寫詩,把我寫進你的掌心、眼裡的深潭、泛起漣漪的心湖、如煙似霧的風華歲月,深深烙印於生命裡。     P.S為你靜止,就免了。這個有點給它可怕。X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