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008年8月北京行:8/9台北-北京

8/9台北-北京   由於賊必須先到醫院一趟,因此我們搭乘下午飛往北京的飛機;這次搭飛機的經驗,更讓我下定決心,從此不再搭乘國泰。前兩年桃園機場濃霧,我們一行人被迫滯留香港,國泰遲緩、慢半拍又傲慢、差勁的處理態度,讓大家在寒冷的二月天睡機場,要毛毯沒毛毯,要熱水也沒熱水。國泰這家航空公司靠著台灣人轉機前往中國不知賺了多少錢,喵的,但對台灣人態度是差上加差,一臉的狗眼看人低。   飛機起飛前,空姐要求我們把放在地面的包包,放到行李櫃,保持走道暢通;由於賊的個子很嬌小,因此我們請空姐幫忙,沒想到那位跟電線桿一般高瘦的空姐一口回絕,要我們自行將行李丟上去。   喵的,空姐不幫忙放行李,那找那麼高的空姐幹嘛?何必身高限制?我去當就可以了啦!   之後,我們要了幾次開水,沒一次送來,要茶給我柳橙汁,真不知道她哪隻耳朵把tea聽成juice。看完功夫熊貓後,我瀕臨爆發邊緣,不滿地連按二次服務鈴,才見頂著西瓜皮的空姐姍姍來遲,一口氣向她要了三杯水。   Anyway,國泰真是我見過最爛的航空公司,我發誓,絕對、絕對不再搭國泰,喵的,我要把錢給長榮賺啦!   飛機上還發生了一些小插曲。那時空姐發給大家入境許可證,有台灣人問,「我們需要填嗎?」空姐說,她只知道香港、澳門人不用填,但建議台灣旅客先寫。台灣人A開始大聲抱怨,「我去北京四、五次,從來沒填過這個東西。」更誇張的是台灣人B,「我們不用填啦!只有陳水扁、民進黨的那些,才要填。」   奇怪耶。我和賊對看一眼;「你不想填就不要填啊!」我們兩個小聲碎碎唸,接著在入境許可證填上資料。   什麼叫做陳水扁、民進黨那些才要填?難道我們不是境外民眾嗎?不管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民主國,我們和老共是一樣的國家嗎?香港往北京,飛行時間將近四個小時,寫那幾個字,是耽誤你多少時間?填張單子是多麻煩?就算真的不用填,也是對方在吃我們豆腐。台灣人講出這種話,真是很沒有骨氣。   身為「前朝餘孽」的無奈,就從北京行的第一天開始慢慢擴散。   大概晚上八、九點吧,我們終於到了北京。出了海關,雙眼銳利的賊,第一眼就看到波哥,隨後我也看到了笑容滿面的蒂格格。這真是太高興了!每次蒂格格回台灣,總沒時間和她多聊,這次在異鄉相聚,開心、喜悅的程度更是破表啦!   一出機場,只覺得,北京就是大;也許不只北京,恐怕中國其他地方也是如此;豪邁的八線道,賽車也很方便。從第三航廈往清華,車程大概四十分鐘,但那晚交通管制,在高速公路上塞了許久,其中有段路,能夠遠遠地看見鳥巢和水立方。夜晚的鳥巢和水立方,閃閃發光,比白天要美,尤其是水立方,要有點光,反射之後才閃爍得美,否則那一塊塊稜格,並不見精緻,反顯得呆板。至於鳥巢,哈哈,跟之前多媒體展銷售的鳥巢MP3長得一模一樣。   我們住在「和家賓館」,是一家物美價廉的連鎖旅社,離公車站、地鐵都很近;當然也是多虧蒂格格,我們才能以低價住進服務、設備都不錯的旅館。把行李丟進房間後,我們便前往「LUSH」,「光合作用書房」,其實就是複合式餐飲。   LUSH不大,過慣夜生活的外國人佔了一半以上;整個感覺,很像是劇組搭棚拍戲的場景,此時我的腦中開始浮現偶像劇。不過,我們的組合是一對賢伉儷、兩個帶塑膠框眼鏡的矮小女子,大大缺乏豔遇發生的所需因素。   波哥說,這裡二十四小時營業,下午四點前是離開結帳,四點以後改為先付款。三明治頗可口,另「百憂解」真是很妙,適合快傷風、生病的人飲用。   討論了行程,決定隔天前往長城,沒多久,我們便離開LUSH。有趣的是,樓梯旁的牆面,掛著一張「語言文字溝通」海報,上面竟然出現注音符號及繁體字!這家酒吧真是愛台灣。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