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008年8月北京行:8/11美則美矣的頤和園、咿咿哦哦的天壇

8/11美則美矣的頤和園、咿咿哦哦的天壇   由於前一晚又犯了偏頭痛,加上雙腿十分不適,因此這天遲至十點才出門打車前往頤和園。頤和園不傀是皇家花園,遼闊到可以自成一個鄉鎮XD,走一整天也走不完。仁壽殿、德和園、長廊、佛香閣、石舫一帶都去了,起初往山上走,還好蒂格格來電提醒,否則我會爬山爬到北宮門吧!   對頤和園印象最深的,還是那一片昆明湖,在長廊遠遠對望十七孔橋,沒幾朵荷花,成群而生的荷葉也百無聊賴,湖中飄蕩許多閒情逸致的船隻,少了一葉扁舟的蒼茫,倒是滋生闔家歡樂的現代感。與十七孔橋同方向的,是知春亭,據說冬去春來、四季變化,最快捎與知春亭知曉。   德和園裡有大戲樓、頤樂殿,是慈禧、皇帝、王公大臣看戲的地方;現場有音樂、舞蹈、京劇武戲三段表演,是騙觀光客的把戲-.-。出了德和園,往長廊方向走,途中景色固然好,但難以怡然;也許是修整得太工整、太雕琢了,我只見到皇室的揮霍與奢侈,卻感受不到終生被困於頤和園的無奈。看了佛香閣、石舫,這種感受更為強烈。   轉返東門的路上,不知哪個領導又來了,公安開始圍起警戒線,限制出入;我趕緊加快腳步,避免自己受困。「又要戒嚴了啊?」不及穿越警戒線,身後的一位大姐喊,「那等會兒我們能過去嗎?」   公安說可以,請大家等一下。那位大姐安安分份地轉過身,不再前進。   為什麼他們把戒嚴視為如此自然的一件事情呢?   離開頤和園,便前往與賊相約的天壇。天壇是古代皇帝祭祀之處,現今是北京市井小民下棋打牌、吊嗓唱戲、踢毽子、拉手風琴、吹笛等進行任何娛樂與技藝的公園。長長的涼亭裡,聚集了一夥、一夥的老北京,男的袒胸露肚,女的也大喇喇蹺起二郎腿,看見外國人拍照、攝影,他們表演得更起勁,唱得更大聲。   天壇公園有三個主要的景點:祈年殿、回音壁、與圜丘。祈年殿確實壯觀,可以想像皇帝在此祭祀是多麼莊嚴、神聖而重要的事情;回音壁顧名思義,就是對著圍牆喊,會產生回音XD,而現場也有不少民眾極具實驗精神,大吼大叫。圜丘有個圓形的「天心石」,外環有九塊石板,再外一圈有十八塊,以此類推,總共有九九八十一塊石板。據說人站在天心石上說話,聲音會特別渾厚、宏亮。可想而知,天心石自然引來許多人排隊,但目的不是說話,倒是每個人都擺了奇形怪狀的,或毫無新意的姿勢拍照。   比較有趣的,是外圍有八個燎爐,燎爐是用來焚化皇帝神位錢的供品。幾個洋人小孩就這麼爬進燎爐,對掌鏡的爸爸擠眉弄眼,對觀光客(我啦)的鏡頭也毫不害羞。   比起頤和園,我喜歡天壇公園多一些。也許是,在這裡看見,一個人應該擁有的充沛生命能量與活力吧!即使位於底層。我不知道,在這樣的國家,這種特質是否珍貴,雖然我以為這該是放諸四海皆準。但這種不是包裝給觀光客,而是發自市民喉嚨深處的地方小曲,可能才是我想像中的北京,所該流露的一種真誠。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