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008年8月北京行:8/12紫禁城、天安門、景山之萬歲萬歲萬萬歲

8/12紫禁城、天安門、景山之萬歲萬歲萬萬歲   這天是朝聖之旅,高呼中國萬歲萬歲萬萬歲,毛主席恩澤廣被,文武全才,神威顯赫,千秋萬世。   約早上十點多,我們抵達天安門廣場,但想進入廣場,仍得先接受安檢。過去幾天,以地鐵當作主要交通工具的我們,已很習慣安檢程序,就像搭飛機一樣,把包包、背袋讓安檢人員以機器檢查。天安門廣場沒啥特別,但這是李鵬(肥佬黎:李鵬王八蛋!)用坦克車壓死一群大學生的地方,因此我懷著嚴肅的心情前來,紀念這裡曾短暫抗爭,急欲發芽的,小小自由種子。   曾有網友說,大部分的中國人並不知道天安門事件,因為消息完全被封鎖;我不知道是真是假,也懶於求證,免得開啟戰端。天安門廣場是起碼三倍大的北縣追風廣場,修剪整齊的花圃,2008北京奧運的看板,高高地在花圃上端轉圈;不少遊客就在廣場閒晃,但沒有人丟飛盤讓小狗追,也沒有人溜直排輪。這裡不時聽到各省口音,大概是暑假期間,又加上奧運,中國各地的人都來到北京了。   天安門廣場有個「人民英雄紀念碑」,但用警戒線圍起來了,因此究竟是為誰紀念、為何紀念,不得而知。   「這有什麼好拍的?」賊冷冷地說,「不過是根巨大陽具!」   喔賊,我愛妳!>”<真是愛死妳這種中肯、一針見血又發人深省的言論了。就在我們談論這根巨大陽具的摸夢特,一個男子興高采烈地走到紀念碑前合照……   面對巨大陽具的左方,是毛主席紀念館。我的媽啊!真是好長好長的人龍啊!由東到西(由南到北也行啦),排隊長度超過天安門廣場的1/4周長(對啦其實就是邊長);這天太陽很曬,不少人打著傘,就在毛主席紀念館前緩慢行進。   正對著天安門廣場的,就是紫禁城,我一心一意要去的地方。紫禁城外城牆,頂端就高懸著毛澤東的照片,左右兩邊分別掛上「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」、「世界人民大團結萬歲」,前方有一排噴水柱,依次地噴出水花,紫禁城就隔著水霧,與一條大馬路外的天安門廣場遙遙相望。但因為毛澤東照片,我始終未與紫禁城一塊兒合照。   紫禁城為著名景點之一,自然也吸引了很多觀光客,包括各國選手、工作人員,看到金髮碧眼的白人、捲髮厚唇的黑人,還有我們自己才分辨得出的日、韓、華人,全部聚集於紫禁城,我們真像來皇城朝貢的番邦XD;希望這不會「傷了皇城之內的祥和之氣」。   進紫禁城仍舊需要安檢;不懂的是,早晚都得接受安檢,為何總有人迫不及待地插隊?我們進紫禁城之前,先受一肚子鳥氣。   紫禁城不愧是皇城,古時前來朝貢的蠻夷番邦,見到這種排場,果然會腿軟。最前端的,就是「推出午門處斬」的午門,接著是正門「太和門」,明朝皇帝早朝聽政之地,清順治入關後,也在此即位。太和殿就是金鑾殿,明清重大慶典都在此舉行,包括皇帝生日、登基、大婚、冊立皇后、揭金榜、任命將士出征。大家大概都是從小聽「金鑾殿」聽到大,紛紛湧到門口,想拍金鑾殿、籠椅的模樣;當然這又是一個莫再提的可怕拍照經驗-.-。   其次是中和殿、保和殿,與太和殿並稱三大外殿;左右各有慈寧花園、慈寧宮(啊還珠格格耶)、壽安宮、御茶膳房等,但不開放參觀。經過乾清門,便來到乾清宮(天,皇帝)、坤寧宮(地,皇后)等後宮之處,是皇帝、皇后嬪妃寢宮,風貌也與三大外殿不大相同,整體感覺較瑰麗、柔媚。乾清、坤寧兩宮之間,還有間交泰殿,是清代皇后生日、春節、冬至接受朝賀的地方。至於坤寧宮,明代崇禎皇帝的周皇后,在李自成攻陷京城後,於此自縊。清代則將東側房做為洞房,緊密地靠上窗,可以見到牆上掛著大紅囍字,床褥也以紅色做底,繡上金色龍鳳、白色雲霧。   再往底走,便來到了御花園,御花園就跟電影演的一樣,人工山水十分精緻,但我們真正感興趣的,是珍妃井。通往珍妃井,必須經過長長的走道,許多疲累的民眾就躺在走道上的長椅休息,御花園到底也成了平民百姓的後花園了吧!珍妃井在珍寶館裡頭,小小的一個井,窄窄的井口,很難想像珍妃如何被丟擲進去;我們探頭探腦地研究了許久,仍摸不著頭緒。之後我們又經過了頤和軒、樂壽堂、養性殿,裡面收藏了不少皇室的物品;再往下走,便轉回午門,因此我們掉頭,前往紫禁城的最底端,神武門。   我對神武門有莫名的堅持,因為神武門就是玄武門,雖然這個玄武門跟玄武門之變的玄武門不一樣,但還是勉強想像一下吧,當初李世民在北宮門發動政變的歷史畫面。   一出神武門,便可看到護城河,景山公園就在前方。景山公園也是一個園林,但最高處的壽皇殿未開放,我們只能爬到萬春亭,一覽紫禁城全景,切割整齊的一座座宮殿,落在眼皮底下,宛似,隔著玻璃觀看進行城市規劃的模型,好不真實。以萬春亭為頂點,東西兩側各有兩座涼亭,號稱景山五方亭,裡面原先供奉佛像,但皆於八國聯軍時被劫走。   崇禎周皇后在坤寧宮自縊,而崇禎就在景山公園上吊。一進景山公園,往東走一段路,便可見「明思宗殉國處」石碑,一旁的槐樹,相傳是崇禎上吊之處。   內憂外患的那個年代,紫禁城外哀鴻遍野,紫禁城內水煙瀰漫,外頭的打赤膊的想打進去,裡面的裹小腳的想掙脫出來。一道宮牆兩個世界,牡丹花綻不到殘破胡同,街談巷議傳不上金鑾殿,紫禁城是他/她們的警戒線,天堂地獄非在此處分裂。轟隆隆烽火連天,花間小徑幽幽嘆息,都是翻手是雲覆掌成雨的決絕。   朝聖之旅,就此暫告一個段落。泱泱大國的氣派;我對天子腳下的皇城,兩天來唯一的感想。不提氣度,因為只見派頭,探不到深度。美不美,見仁見智;用以宣揚國威,確是很成功。但耗費無數人力、金錢修復古蹟,倘若只能重現當年的富麗堂皇,不如如圓明園一般,任由殘破,娓娓道來戰亂世代的欲振乏力,糜爛天朝的繁華落盡。  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