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008年8月北京行:8/14淒風苦雨恭王府

8/14淒風苦雨恭王府   說起這一天,真是風雨飄搖。如果我可以忘卻腳底下的襪子就像吸滿雨水的海綿;那也許打著傘、走在黃包車滿街跑的寧靜的什剎海,還算挺浪漫的吧!   原訂行程:觀音寺街沙縣小吃-琉璃場-南鑼鼓巷-煙袋斜街-帽兒胡同-什剎海-恭王府。   既然日前發現了沙縣小吃,當然不能放過,於是我們再次造訪觀音寺街,到沙縣小吃享用早午餐。我們點了餛飩湯、飄香拌麵,餛飩皮薄餡多,豬肉口感屬鬆軟細膩,並不紮實,與師大附近一家江蘇菜餐館的口味類似;飄香拌麵使用的佐料味道特別,不像台灣乾麵,但是非常好吃。   琉璃場是購買文房四寶、裱書畫的地方,一整條路都是這樣的店家。但可惜此行是專為羊毫而來,沒機會好好逛逛。買了羊毫,走向地鐵途中,老天爺便開始傾倒那一大缸,沒完沒了的水。   從鼓樓地鐵站出來後,我們循著地圖,想走到南鑼鼓巷、帽兒胡同、中央戲劇學院一帶,但問了許多當地居民,沒人知道帽兒胡同在哪,更糟的是,北京路邊的地圖完全不可相信,我們鬼打牆地走完整條鼓樓西大街,走到乾燥地面開始淹水,搞得全身濕漉漉,依然抵達不了目的地。   鼓樓西大街有多長?以公車站牌來看,我們起碼經過了五、六個公車亭,而站牌與站牌之間,超過一公里也很合情合理吧!-.-途中看到了小黑虎胡同、大黑虎胡同、遷善居胡同,還有一堆名字很有趣的胡同,但就是沒見到帽兒胡同。就在我們走到好幾路公車的終點、完全不在我們行程之內的景點──德勝門(?忘了),就在我們發現八線道快變成汪洋大海;終於受不了了,我們打車前往恭王府,決定不再浪費時間。   這場雨來得急、去得慢,運將大哥眼前一片模糊,雨中開車也開始鬼打牆,闖進狹窄又淹水的胡同,轉啊轉地走不出,還得搖下車窗問人。鬼打牆好一陣子之後,終於來到偏僻的、外觀破舊的恭王府。   恭王府花園比較小,人工造景依舊精緻,荷花池養著幾隻鴨子,很有活力。恭王府著名的,便是康熙曾在此留下一個「福」字,稱為「福字碑」,少見的康熙真跡,比乾隆的稀有、珍貴得多XD。遊客魚貫進入金光閃閃的山洞內,摸一下裱起來的福字碑,便算是不虛此行(囧)。   撐著傘、濕答答的我們,興致早已被大雨沖刷得稀稀落落。但古有明訓,福無雙至、禍不單行,倒楣的時候,總有人會在坑疤的心頭補上一刀、在見血的傷口灑一把鹽。在荷花池流漣時,拍不好的雨景已讓人煩上加煩,旅行團遊客熙熙攘攘,更難令人平心靜氣、感受雨天的清淨,只覺紛紛擾擾。在極端不適、焦躁的情況下,一位大叔從我們身邊經過。   「咳~~」大叔清清喉嚨,「呸!」   這口痰就以極為平順的拋物線姿態,俐落爽快地,精準地,跳入荷花池。   離開恭王府,我們沿著什剎海(後海)望前走。豆大雨滴已收斂為絲絲雨線,黃包車車夫們吆喝遊客,大聲嚷著胡同遊,午後與傍晚的交界,夜生活豐富、酒吧林立的什剎海,此時仍顯得寧靜而淳樸,少數開始營業的咖啡館,增添幾股異國情調。那時正展開籃球、排球比賽,穿著雨衣的公安,也聚集在酒吧門口觀看直播。    然後,我們走到了煙袋斜街,到底便接上帽兒胡同,挨著的就是南鑼鼓巷。煙袋斜街、南鑼鼓巷都有些個性小店,尤其是南鑼鼓巷,有點時髦,有點逸趣,有點儒雅,有點洋味,種種鎔鑄了它的獨特。這裡沙漏咖啡、文宇奶酪店很出名,只可惜時間不對,我們既來不及享受咖啡,也買不到擺上「貨已售完」的白板的奶酪。   穿出南鑼鼓巷,來到一條大馬路。看著路標,我差點沒昏倒。   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的幾個大字:「鼓樓東大街」。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