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008年8月北京行:8/14「衰敗遊龍」餃子開賣 奧運限定/中華vs.日本

8/14「衰敗遊龍」餃子開賣 奧運限定/中華vs.日本   這晚開始賣餃子,不但是正宗古法好味,還是奧運限定唷!   雖然雨差不多停了,但仍間間斷斷,很擔心大雨打亂賽程,我還撥了通奧運專線,想知道是否會延賽;但客服小姐也一無所知,我們只好硬著頭皮前往球場。大概六點半吧!我們搭乘地鐵,到了五棵松棒球場。看到安檢處大排長龍,心裡不禁一陣焦急;但馬上聽聞場地積水、須延後一小時開打的消息,因此稍稍感到安心。   一到廣場,就見到飄洋過海前來的Open將,Open將的魅力太驚人了,大家紛紛湊上去合照,不時還聽到「中華隊加油!」的吶喊聲。由於中華vs.日本是在一萬兩千人的主球場開打,因此球迷非常、非常多;大概排了四十分鐘左右吧,我們才通過安檢,進入球場。   今晚和我們一塊兒看球的,是蒂格格在清華的學弟,很巧的是,他也唸新聞。戴副眼鏡的余小弟一派斯文,但看球時跟我一樣是個瘋子。這樣很好。   這場比賽,中華隊仍是主場,但日本球迷非常團結,他們一發現敵眾我寡,馬上拿了A4白紙,在上面寫著「日本球迷到這裡」之類的文字,召集了散落在球場各處的日本人,到前方集合。為球隊加油時,也非常有系統,有人會在紙張寫加油語,要大家跟著一起唸。最妙的是,一直聽見木屐相互撞擊的聲音XD,早知道我們也穿個藍白拖來,全場藍白拖「啪啪啪」,肯定如雷貫耳。   很不幸地,我們身陷匪區,除了滿滿的阿六仔,還有數量最集中的日本人;雖然阿六仔一直加油,但他們只會喊,「中國,加油!」位於這區的台灣人,都沒理他們。   還好,附近仍有不少零零散散的台灣人,不少人長年在北京、上海工作。台灣人A小姐,在北京工作了五、六年,這次和一群從台灣來的親友為中華隊加油。台灣人B先生,在上海工作,也是來看三場比賽。   「從上海飛過來的時候,突然聽到北京機場因為下大雨,不能降落。」他說,「啊結果飛機五點多的時候,降落在太原啦!我超怕來不及的。」   大家懷抱著熱情,一起趕到這裡,為中華隊加油。   比賽中途,有個和善的阿六仔,跑過來對我們說,「等一下我會喊中國,那請你們一起喊加油,好嗎?」   A小姐面露微笑,「可以喊中華台北嗎?」   阿六仔說不行。   那就沒辦法啦。對阿六仔而言,「中華」二字屬於前朝;翻翻古書,你見過被稱作前朝餘孽的領過當朝的情嗎?   先發許文雄,真是出乎意料之外!原本以為他會很抖,沒想到,雖屢遭亂流,但終能化險為夷,讓比數凍結在1:2,只落後一分。打敗日本的難度不低,但因為許文雄優異的演出,讓我們一直懷抱一絲逆轉的希望,即使身陷匪區與敵營,仍勢單力薄地,與遙遠彼端應和加油聲。   直到第九局。   無人出局,曹錦輝送了兩個跑者上去之後,洪一中換上了鄭凱文。接下來就是無止盡的惡夢;很明顯鄭凱文無法進入狀況,不知是前一天丟了兩局、疲勞還沒恢復,還是熱身不夠,送出兩次觸身球、又被接連安打,但洪一中泰山崩於前而不改其色,吃了秤陀鐵了心,不換就是不換。最後,被日本一口氣連下四城,比數拉大為1:6,九局下半,中華隊無力回天。   而原本備受信賴的中繼投手,活生生變成敗處,並且就此送進冰庫。拜拜,鄭凱文。   不禁想起第一屆WBC預賽,我們被日本call game,也是一場放棄比賽的調度。抓比賽、放比賽,以中華隊的實力,也許只能這樣取巧。但努力求勝仍輸球,與放棄比賽而輸球,兩者之間的差距,恐怕就是無法衡量的運動家精神。原本八局的好比賽,就因為九局水銀瀉地而潰散,一敗塗地。   好啦好啦,衰敗遊龍,第一盤煎餃上桌了。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