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008年8月北京行:8/15目睹歷史性的一刻 中華vs.中國

8/15目睹歷史性的一刻 中華vs.中國   這是一場(莫再提)N次方(N趨近於∞)的比賽。當天我們可是懷著雀躍的心情,等著迎接勝利呢!只可惜,球是圓的,這是棒球場上唯一不變的定律。   這天好熱好熱啊!加油團仍很多,大家都是有備而來,帽子、太陽眼鏡、毛巾、加油棒、哨子、旗幟、自製加油牌子,應有盡有。相較之下,我和賊真的很不專業XD。這次我們仍坐在旅行團裡,與匪區相鄰,前方有零星的阿六仔,其中有個身陷敵營、仍堅持披著大大五星旗的男孩子,頗為搶眼。   中國加油口號很單調,只會喊,「中國,加油!」他們連國家隊選手姓啥名啥,都不清楚,有人乾脆直接喊,「投手,加油!」中華隊加油口號五花八門,唱起燒肉粽,有人頂著毛茸茸的熊貓帽子,敲打自己的頭,「打爆熊貓!」我們甚至還會回嗆中國隊;他們喊中國,我們同時喊中華,他們喊安打,我們喊三振。喊久了,中國開始知道怎麼幫選手加油,才有一些不同的口號。   Damon轉戰洋基,回到紅襪球場首度防守,紅襪球迷在中外野丟鈔票譏諷他;五棵松球場自然免不了垃圾話。當中國有其他不同加油口號,台灣加油區就有人喊,「學人精!」當中國選手故意衝撞中華隊、投手拖延時間,也有人不耐煩地大叫,「好的不學,偏偏學南韓!」或是「不要再拖時間了!中午很熱耶!放飯了放飯了!」真的很好笑。   比賽一開始,就顯得綁手綁腳,要嘛跑壘失誤、要嘛盜壘失敗,感覺上,中華隊球員專注力很不夠;兩分領先非常不保險,搖搖欲墜,好在對抗中國的萬年投手嘟嘟,送出一張又一張的老K,勉強守住城池。   中國已非吳下阿蒙,高舉反攻大纛,一次又一次地進攻。比賽下半段,中外野手林哲瑄撲接不成,讓對方攻城掠地、反倒超前一分。當林哲瑄一失誤,馬上有人罵,「後,撲什麼撲啦!那麼愛撲喔!」加油團不再興高采烈,鼓譟的聲音小了,心情焦慮了;大家都很害怕,「中華輸中國」這種天方夜譚,真的會成真。不安的氣氛,隨著浪潮般的中國觀眾加油聲,愈來愈擴大。   九局上半,中華隊最後一次反攻,加油團把帽子反戴,祈求「逆轉勝」;所有人都站起來了,聲嘶力竭地為每一位站上打擊區的選手吶喊,即使是擦到球皮,都是扳平、甚至獲勝的一絲絲可能。球場內外,每條神經都是一根根繃緊的弦,是輸或贏,喜悅哭泣,猶如箭在弦上,一觸即發。   在壘上有兩名跑者的情況下,狀況一直不太好的火哥張建銘,擊出左外野深遠二壘安打!全場歡聲雷動,大家都瘋了!披著五星旗的男孩子不斷回頭,對我們豎起大拇指;我和賊兩個人抱在一起,與所有人一樣,興奮地跳上跳下,臨建的球場也震動了!但就算球場塌了,也不會有人在意。   不過,運氣仍有些背,那支二安,球直接彈出牆外,跑者只能前進兩個壘包,中華隊只得到追平分。九局下半,看到陽建福慢慢走上投手丘,真是非常驚訝;只能證明,中華隊太需要贏球,而洪一中無法信任自己選出來的牛棚。之後雙方皆未有斬獲,僵持到十局結束,只得以「突破僵局制」來結束比賽。   很神奇地,在無人出局、一二壘有跑者的情況下,雙方竟然一分未得,戰線拉到第十二局。上半局中華隊一輪猛攻,終於拿下四分,但很可惜地,對方擺明要抓雙殺,但三壘陳峰民不知為何發愣,竟未跑回本壘得分,當他發現自己跑壘不當時,從肢體語言,可以感到他十分懊惱。四分雖多,但不夠保險,一支滿貫就回來了;分數好似韓信帶兵,多多益善。   那時沒有人料想到,這一分有多重要。   也沒有人料想到,阿福會抵擋不住中國的進攻。   下半局,豬羊變色。過程就不提了,心情隨著一個又一個奔回本壘的中國選手,宛如坐大怒神一般,直直往下掉。火哥將球傳回內野,打到蔣智賢的臀部,然後球就在內野慢慢滾啊滾,但中華隊,沒有一個人火速處理那顆球。莫名其妙地,短短幾秒鐘,中華隊輸掉比賽。   中國隊所有選手衝出休息室,一群人擁抱在一塊兒,笑著喊著跳著,那模樣不只是天降甘霖了,簡直是見證摩西將紅海一分為二。中華隊落寞地,垂頭喪氣地,拖著腳步走出休息室。台上台下,每張皺成一團的臉,攤開來,都講著同一句話:不敢相信。   輸球的那一瞬間,身邊很多球迷,眼淚就像咬裂的醬爆牛丸一樣噴出來,糊了雙頰用油彩畫的CT,也糊了23、52、鋒砲等字樣。賊皺著眉頭,摀著嘴。我沒那麼好修養;難過至極,我只會想飆髒話。   走往下方的攝影區,跟以前合作過好幾次的侯哥,打聲招呼;他笑得無奈,我氣得跺腳。一回頭,一位洋人記者,操著還算流利的中文,訪問眼眶泛紅、猛吸鼻子的球迷。   「你想過,是這樣的結果嗎?」   低著頭,我快步通過。   走出球場,不時有人用台語聊著,輸球的難過、憤怒。我一定是氣瘋了,才會買了一瓶專洗豬腸的可樂。小小的攤位前,偶遇前一天一塊兒看球的B先生,從上海飛北京,飛機卻在太原降落的台灣人。   「千里迢迢,那麼辛苦來到這裡,」B先生攤攤手,「結果看到這種比賽。」   我們都戴著大大的墨鏡。我們都明瞭對方眼底的情緒。   整場精神渙散的中華隊,最後以蔣智賢的屁股接球、沒人處理的畫面概括收尾。恰如其分的總結。   人擠人的地鐵,氣憤難平的我,播了通長途電話,壓低聲音,向賈霸亂吼了一陣。擁擠、悶熱、煩躁、不適。斷斷續續的,談論比賽的聲音。突然意識到,是幸也是不幸,我目睹、參與了,中華隊歷史性的一刻。     P.S回到台灣後,不少關心這場比賽的朋友都說,好像在電視上看到我。無獨有偶,既然那麼多人提到這件事,那大夥兒看到的,應該就是我吧!XD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