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情願(下)

  學不到教訓的花心大蘿蔔。她不禁罵了兩句。真要是回了他的話,那簡直是把另一個純真善良的女孩推入火坑,造孽啊。幾年來,曾有幾個菩薩心腸的女孩子,也許懷抱「我不入地獄、誰入地獄」的精神,深入龍潭虎穴,想感化這個情場浪子。但哪個不是刀山火海裡苦苦掙扎,一把鼻涕、一把眼淚?曾還有個,舉起手腕、揚起美工刀,涕淚縱橫的,把他嚇得三步併作兩步地衝到男廁。這事當時可引起軒然大波,雖然校方記過了事,但在校風嚴謹的私立中學,他頓時臭名遠播,國中部、高中部的姊姊妹妹們聯合聲討,男生也瞧他不起。   她知曉這事。他倒是不瞞她,跟她提過幾次。這個人雖然糟糕,但從頭到尾,女孩子也有點問題,誰搶在誰之前劈腿,恐怕還有得吵。不過對方先亮出了兵刃,他也只好摸摸鼻子認栽,但從此兔子不吃窩邊草,他轉往校外發展。   「品行不端,但總算勉勉強強。」她點了另一根菸,讓它靜靜地斜倚著煙灰缸,慢慢燒。她說,他自以為情聖,做人做事都風流,惟一好處是不口出惡言,總任憑前女友們打罵。   「也是活該。畢竟他對不起人家的時候居多。」她輕輕彈掉一些煙灰。   這傢伙,讓女孩子的淚流乾了,心掏空了,該給的那一份情,卻從來沒有。   三十幾歲的人了,什麼情情愛愛,轟轟烈烈平平淡淡,真心的算計的直接的迂迴的,也經歷過幾段。偶爾,她會想起過去那幾年,不甘心總有點,倒是情願地替他做些事。說穿了,不過是希望用這份情願換一點甘心,頃刻也好。   「回頭想想,」她乾笑一聲,「不甘心,可能是因為自己連『療傷系女孩』都稱不上。」   好像有點可悲。更有點可笑。悠悠地,她嘆了口氣。   這類型的故事最後,男主角通常會發現女主角的好,向她表露愛意,兩人有情人終成眷屬。   那是童話啊孩子。她說。現實是,他沒把她當作一回事,呼之即來揮之即去,不管是這個人還是這份情感,他想要就要,不要就丟掉。她曾認他是青春裡的一泉清酒,一卷詩篇,一陣和風徐徐,一段春燕呢喃。而他漠視青春裡的她,含苞待放。   情願、情願,你情我願。你的情份,我的甘願。他不曾有情,她曾甘願。   上了大學之後,她與他分道揚鑣。十幾年來,只偶遇那麼一次,他的身邊伴著另一個面生的女孩。那女孩是他喜歡的類型,一雙大眼是黑夜的玉盤月圓。   如果不再見面,便能遺忘,那這份記憶太輕柔被抽取,肯定不是情感鏤刻而生。點點滴滴,也稱不上思念,更別提秤出幾斤兩重。心如止水,只是某些時候,這段回憶好似油一般浮上,宛如怪異、扭曲、畸形的異種生物,不堪地寄生於她的豆蔻年華。   這算是喜歡嗎。   她總笑笑帶過。答案一點也不重要。是誰說過的,那最初的永遠在。   曾經莫名的幼稚的無解的荒謬的心意,好久好久以前,某個炎熱的秋日,開學第一天,他衝著她笑的那一刻,早已注定。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