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click on

  每隔一段時日,我就會犯無聊地在Google或是Yahoo輸入自己的名字,搜尋。代表「我」的那三個字,會出現在各行各業,年紀最小的,是一個喜歡綠色的小學生,金牛座。出現次數最多的,自然是從事媒體工作的我。   但自一年又四個月前,新聞報導幾乎已不再增加。阿婆日報未與入口網站合作,新聞只出現在自家網站,而只有一天壽命的新聞,隔天就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。因此,Google或是Yahoo條列的,以過去我在U報的報導居多。除了名人、公眾人物,大概只有記者,有幸讓搜尋網站無時無刻不在記錄。   不管是實習、還是線上工作,我的記者生涯,壓縮成一頁又一頁,一條又一條的標題,動動滑鼠,一點選,便攤開了記載某年某月某日某人的羊皮紙。   有些故事不慍不火,淡淡的,曾忘懷的人、遺失的情,如輕煙裊裊旋上。有些人的笑容,有些人的懊惱,有些人的巧思,有些人的豪闊,慢慢地那些臉愈來愈清晰。我會再記住一陣子。然後再忘記。   有些故事宛如石碑刻文,深深深得,再幾次點選也只是用手指順著鑿痕寫過一回又一回。有喜有悲,有聚有散。感覺有如,一個據點失守引發烽火連天,小半杯濃縮咖啡讓人終日不得眠。   人生路,凡走過必留下痕跡。   我有一個箱子,裡頭放滿了作文簿、週記與日記,整整齊齊,按照時間順序。從前,每到期末,講台總堆放一大米袋的作業簿,老師高喊,「有沒有人要拿回去?不然要資源回收喔!」每每,我都會翻找一陣,抽出自己的作文簿。週記、日記對我而言,不是苦差事,我常常亂寫一通,高興寫什麼就寫什麼,有時還會來個連載。很妙的是,大部分的老師都容許我胡搞瞎搞。   我還有一個紙袋,裡頭塞滿了信件,層層疊疊。大多是和朋友互問安好、分享生活的魚雁往來,另外夾雜幾封癡情兒女。   我另有一個公文夾,裡頭淨是摺成一小方片、一小方片,上課傳遞的小紙條,十分零亂。誰吵架、誰交好,誰和對面大樓的男同學傳曖昧,誰與球隊隊長、副隊長架了個三角關係。還有,蕾絲邊正流行,三個角都是女孩來的。   從前,我偶爾翻出這些物件,一本本、一封封、一張張讀著,念著。下一篇文章、下一封信、下一張紙條到底是時光的哪段切片,只靠著瀏覽箱子紙袋公文夾,我無法、不能一清二楚。   那時,品嘗回憶仍很緩慢,悠哉而秘密。光陰是不給菜單的廚師,只有他才知道下一道菜是什麼,我只能手持刀叉,嚼著嘴裡殘留的食物,瞪著餐桌發怔。   今時今日,回顧過往猶如等紅綠燈,轉換只需幾十秒鐘。除了缺少一份等待的訝然,回憶來時路的心情倒是殊途同歸。   最大的差異,是每天的記錄都攤在陽光底下,供人閱讀、討論,甚至批評。對一個如此我行我素的人來說,那麼多人在後方窺伺自己留下的腳印,知悉自己的一小段路程,總有些不自在。   記憶是容量有限的隨身碟,隨身碟之外,仰賴click on迅速召喚。這一行哪,自己也好,所見所聞所遇也罷,愈來愈新,我的記憶卻是失去重心的天秤,往往朝舊的那一頭傾去。   也許是人太舊,承載不了記憶太新。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