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吳越春秋

  <寫在前面>   *《爭霸》應正名為「《爭霸》之范蠡隻手遮天」或「《爭霸》夫差西施之英雄赤女」。   *陳坤的范蠡和郭羨妮的西施是姊弟戀,雖然我認為郭羨妮是近十年來最美的港姐。感覺同樣粵語來的馬德鐘的夫差,與西施比較有火花。   *飛虎隊出身、高大威猛的馬德鐘很適合演南方蠻夷夫差。他還演過綁兩條辮子的北方蠻族。以及《射鵰英雄傳》張智霖、朱茵版的銅屍陳玄風。   *演句踐的是劉松仁!!還有什麼好說呢!我好懷念他和米雪主演的《帝女花》。   *我真的一點也不排斥夫差和范蠡來個斷背情。   *做人還是痛快點好。像句踐這樣十年生聚十年教訓外加吃大便,很難不性情大變。     <正文來的>      「我最後再問妳,」披頭散髮、滿臉髒污的夫差,如發狂的野獸,掐住西施的脖子。   「妳到底有沒有愛過我,哪怕是一天也好。」   西施美麗卻充滿驚懼的臉龐顫抖著,眼眶含淚。雖然快無法呼吸了,語氣仍十分堅定。   「對不起。」   迎接夫差的竟是這樣一句話。執意從黃池千里迢迢、日夜兼程趕回姑蘇,第一眼是,最疼愛的兒子太子友,遭萬箭穿心的屍體吊在城牆上,怵目驚心。孤身犯險的夫差殺入皇城,只為了到館娃宮營救西施。   但西施甩開了他的手。夫差驚疑不定。   「妳為什麼這麼怕我?」   直到范蠡衝進宮殿,向他坦承復國的一切。面對如此賞識自己的夫差,范蠡壓抑許久的情緒終於爆發。   「在這個亂世裡,我們隨時都會失去親人和愛人。」潰堤的范蠡嘶吼著,「你失去了父親,而我親手把最心愛的妻子送到你的身邊。」   此時此刻,夫差才明瞭,西施等的,不是他這個對她百般寵愛、言聽計從的大王。而范蠡到底是越國的范大夫,不是吳國的。   十年生聚、十年教訓,耗費二十年光陰的句踐復國,在TVB年度大戲《爭霸》濃縮成三年半。而短短的三年半,也夠受了。劇情強化夫差、范蠡之間的對峙與相知相惜,但范蠡始終心繫故主句踐,加上西施、范蠡、夫差的三角關係,各個人物之間的情感,複雜而強烈,豐富而無奈。《爭霸》刻劃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情義相挺,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情愛糾葛。但人是這樣的;心只有一顆,人只有一個,路只有一條,走上便走上了,再回首已百年身。   「我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對你付出真感情!」   處於句踐、越國的對立面,夫差面對一生最青睞有加的謀士,一生最愛的女人,三方幾番拉扯,結局卻早已註定;付出的永不回收,夫差一敗塗地。   追這部年度大戲時,偶爾,我會想起傳統戲曲《西施歸越》。戲裡西施驚恐地喊,我是功臣?我殺死了夫差,殺死了成千上萬的吳國士兵,又殺死了自己的兒子。吳王愛她、寵她,但他的身軀、他的霸業消失於溫柔鄉。我是功臣?殺人的功臣?面對不願接受夫差之子的范蠡,她只能拒絕,「衣破了,靴穿了,尚可補裰。心碎了,心死了,再難還原。」   只為著落魄的漢子要出頭,便開了千古的佳人血淚河。難道說越國男兒盡戰死,惟有西施一女娃?   西施對吳國、夫差的愧疚及罪惡感,內心的掙扎,《爭霸》著墨太少,甚為可惜。然而,做為一齣通俗的八點檔,范蠡都找陳坤來演了,俊男美女最終不配成對,恐怕有人會翻桌。   我很喜歡《爭霸》某一幕。吳國王宮郊外,身著華服的吳國王妃西施,與穿戴吳國士大夫衣冠的范蠡,兩人相視而笑,對著一望無際的青黃花田,萬里無雲的蔚藍長天。那時復國尚未成功,兩人隨侍夫差左右,伴君如伴虎,卻仍偷得一時一地的恬靜。   「我懂了,范大夫仍是范大夫,不管到哪裡都不會改變。」   「對我來說,妳仍是當初那位鄉村淳樸的小姑娘。」   戰亂年代的變動,這種不變的純粹,顯得太重要。他們不再是幾年前如膠似漆的青春愛侶,他們經歷了賣國、背叛的指責,流血殺戮,你來我往、勾心鬥角,身陷險境,卻仍有一蓑煙雨任平生的勇氣與坦蕩,滄海桑田,一切了然於心。   風雨過了,又見長天,真的感激你一直在我身邊。江山易改,繁華如夢,怎比得上你那含羞帶笑的臉。片尾曲這樣唱著。   最溫柔,最真摯,最至死不渝的愛情。缺月重圓,依舊光照人間。   劇末,范蠡和西施總算一圓心願,共結連理,泛舟太湖。   一葉扁舟,承載著聲名遠播、四海皆知的范大夫,與擁有沉魚落雁之姿、素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稱的西施,悠悠然飄蕩。然而,畫面不知為何少了歡欣、喜悅,兩人的雙眼卻流露看透世事的滄桑,佇立於扁舟的身影遺世而獨立,天地之間,蒼蒼茫茫,人渺渺,路迢迢。   無垠無涯的太湖,無邊無際的烽火。他們望不見盡頭。望不見,卻是否預見。   盡頭之後,是三家分晉,戰國七雄的扉頁。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