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有批燒焦的手臂……

  這兩週,台中的空氣應該很差。   整個地區瀰漫了濃厚的燒焦味。一條又一條爛熟的手臂,熱騰騰、剛出爐,產自於台灣高中職校,冬季限定。   穀保vs.花體八強賽,花體王牌江忠城又上場了。這是江忠城十天來的第五場比賽(四先發一救援),總共投了27.2局、432球。面對強敵穀保,江忠城戰到最後一刻,以141球結束這趟高中聯賽的旅程,1:2惜敗,花體十二強止步。   在密集出賽的情況下,江忠城第五戰仍有143公里的球速。江忠城這個選手不錯,有球速,協調性佳,膽子也大,很敢丟。雖然很可惜,但到了比賽尾聲,電視機前的我,只希望花體趕快輸輸去。所幸,老天爺還是眷顧有天份的選手;否則花體一路打下去,我們肯定目睹高中聯賽震古鑠今第一鐵人的誕生。   打進四強的穀保、南英不遑多讓。南英洪嘉良四天兩場比賽,313球;榖保陳冠宇三天兩場比賽,250球;潘杰三天兩場也是兩百多球。昨晚南英vs.穀保九局下半,南英劇場上演,比賽隨時可能翻盤,而SP洪嘉良投球數已破150球。此時,南英教練的屁股終於離開板凳,換人了。   換了一個捕手。   嗯,南英換了一個阻殺能力比較好的捕手,警告一壘的穀保跑者不要蠢蠢欲動。   直球球速只剩下130公里了。洪嘉良苦哈哈地,以156球結束比賽,辛苦奪勝。   整個環境太無解了。到底是錯在哪,真是說不清也算不完。   我只能說,台灣是個短視近利的國家,人民也短視近利。主辦單位、贊助商、學校、教練、選手都要負上責任。   主辦單位所訂定的投手隔場限制,仍有太多漏洞,不限制投手的用球數,未來還是會出現兩場投300球的情況。江忠城、洪嘉良的例子,既不是空前,自然也不可能絕後。   學生球隊打不出成績,經費就沒著落,未來也招不到好選手。贏球好像成了所有問題的唯一解。於是,教練拚命操投手,操到天地無光、人神共憤。手不痛是吧?那就上去投!   這是王牌的宿命。   有些球員似乎也不想擺脫這種宿命。   選手想吸引球探注意,為自己的未來打算。一支測速槍,可以讓這些青春洋溢的小朋友熱血沸騰,接著方寸大亂,要嘛投球姿勢走樣,投球內容一塌糊塗,要嘛不管教練怎麼問,只是點頭如搗蒜,堅持繼續投,管他疲累痠痛,管他發炎受傷,投了再說。即使沒有球探,為了順利進入理想的體育大學,高中生還是得拚出漂亮的成績。   小朋友年紀輕輕,血氣方剛,不懂事。大人為了眼前利益,跟著裝傻,佯裝不懂事。    美和時期的嘟嘟,在三戰兩勝制的王貞治盃,八小時內只休息一小時,一天投兩場、18局,共投了294球。2003年金龍旗,強恕姜建銘完投四場、36局,用掉445球。青棒王牌投手,從曹錦輝、郭泓志,到鄭凱文、洪晨恩、黃志龍等人,哪個沒被操過?或者說,哪個沒想拚過?   場內捉對廝殺的是瘋子,場外擊鼓助陣的是傻子。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不少王牌投手上大學的第一年,就是什麼事也不做,專心養傷。   你以為,鄭凱文為什麼拖到那麼晚才出國?   提個近三年來最慘烈的例子。   強恕陳禹勳,高一下轉投手,每天至少練投100球,碰上需密集出賽的短期賽程,手臂自然痠痛;但教練問起,他也不敢說。痛,怎麼辦?吃止痛藥,打止痛針,繼續上場投。   繼姜建銘之後,強恕另一個鐵人出現了;靠著不錯的直球球速、多樣的變化球和精準的控球,陳禹勳丟出一場又一場的完投完封。   「他是我們強恕的王牌,」他的隊友說,「沒有他,強恕會倒。」   陳禹勳就這樣被操到高三。2007年夏天,陳禹勳韌帶斷掉,進行Tommy John韌帶移植手術。短短不到兩年時間,一條健康的手臂燃燒殆盡,一丁點兒灰燼都不剩。據說,他現在在台北體院,持續復健。   陳禹勳,是一個高高瘦瘦,冒了幾顆青春痘,長相很俊秀的小孩。他的笑容很靦腆,個性很溫和,乖乖的,很認份。   是一個輸球也會哭泣的小孩。   是一個球速140+公里的小孩。     註:附上緯來週報陳禹勳的影片 http://blog.xuite.net/small156/small156/13477831        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