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美國CA流浪記:CIN

NO MONEY,NO HONEY。
NO HONEY,NO HAPPY。
 
 
前兩天,老師要求同學兩兩成對,進行問題討論。老師問,金錢和愛情,哪個比較重要?
 
 
(應該是)墨西哥人的LU認為,LOVE MAKES HER HAPPY,THEN HAPPINESS MAKES HER EARN MORE MONEY。
 
 
在班上很活躍的CIN則嘻嘻笑說,NO MONEY,NO HONEY。NO HONEY,NO HAPPY。
 
 
CIN,26歲,來自海南島,個頭比我嬌小,天天穿很厚很厚的楔型鞋,長長的喇叭褲遮到鞋底。她在沙龍工作,來美國四年了,也幫人剪了四年的頭髮。
 
 
CIN很友善;初來乍到,我上課第一天,坐在對面的她便提醒了我不少事情,熱心地幫我詢問其他阿六仔,甚至印度人,「有沒有管道取得二手課本?」
 
 
她的文法不太靈光,但聽說方面問題不大(好流行的四個字啊),常在課堂上踴躍發言。大部分東方人比較內斂與謹慎,華人加上日本人、韓國人,整堂課所說的話,還抵不過一個墨西哥人跟老師打屁的笑聲。
 
 
惟獨CIN除外。她樂於分享生活、提出問題,很受班上同學歡迎。據我默默觀察,班上可能有兩個老墨喜歡她。
 
 
昨天CIN應徵新工作,找我當模特兒,讓她現場剪個頭髮,接受考驗。吹剪到一半,沙龍老闆靠過來,「妳能不能吹捲?」
 
 
我們兩人都傻了。連我這個門外漢都知道,現在哪有人吹捲?科技那麼進步,大家都改用電棒啦!
 
 
不過CIN還是很鎮定,沒帶齊吃飯傢伙的她僅用一把捲梳,便幫我吹了個__的髮型。如果大家曾看過《波麗士大人》,請自動將女主角之一的黃開儀結婚後的捲髮,套在我的腦袋上。
 
 
這完全不是她的問題,而是目前我的頭髮長度根本不適合吹捲啊-.-。
 
 
CIN說,一想到有人盯著她剪髮,她便感到緊張;但當真正的測試開始後,撇開突如其來的吹捲要求,CIN的態度輕鬆但不放鬆。
 
 
結束後,我笑說,「還好妳吹捲頭髮時,很專心。我從鏡子裡發現,一堆人在看妳。」
 
 
CIN邀我到DIAMOND的香港半島飲茶餐廳,一邊喝茶一邊享用午飯。她以很流利的粵語,和服務生交談;這是她與香港同事學來的。除了中文、英文、粵語,她的家鄉話是海南話,據說與閩南語有點相像。
 
 
CIN和阿姨、外婆住在一塊兒,阿姨也是髮型設計師,在美國十幾年了。CIN中午下課後,就到沙龍工作,一直到晚上七點;假日則上全天班,每週一天排休。她很少出去玩,來美國四年,距離最近的好萊塢、加州幾個著名海灘,都沒去過,遑論舊金山。我問她,有沒回海南島探望爸媽。
 
 
2007年回去過一次。CIN說。不過不太習慣了,感覺家鄉變了好多,跟以前不一樣。
 
 
她笑了笑,「沒啦,應該是我變了很多。」
 
 
CIN對我說,乾脆妳在美國找個喜歡的男人,嫁了算。不是嫁給美國喔!她強調,是嫁給妳喜歡的人,只是那個人剛好在美國(,或剛好是美國人)。
 
 
美國人這個身份,我並不希罕。這句話我縮在喉頭,沒出口。
 
 
我們學校很多華人,而阿六仔尤其多;在走廊閒晃,總聽到一群人捲舌來捲舌去地講中文。CIN說,她不想和同學談戀愛,如果她找男朋友,要英文很行的、有資本的,而不是在這些阿六仔同學裡挑選。見我杯中的菊花茶盡了,CIN眼明手快地又替我斟了一杯,然後另點了兩樣點心,說帶回去給外婆。CIN堅持這頓算她的,謝謝我當她的模特兒。我不好意思,頻頻婉拒。
 
 
「朋友嘛!」她按住我掏錢的左手,「下次換妳請,我們都這樣的。」
 
 
把剩下的茶點打包,我們兩人到附近的韓國PLAZA。CIN想買一雙楔形鞋,同事推薦她來這兒,一雙要價55元美金,她覺得貴,我以為根本是天價(這攸關個人喜好)。我笑她,上週講義才提到,穿這種恨天高的厚底鞋,會影響煞車的反應時間,妳還買啊?
 
 
「我們工作都穿這種鞋啊!」
 
 
高個方便剪髮,厚底則減輕久站的疲累,輕盈鞋底不會造成腳背負擔。
 
 
兩度進出賣場,最後CIN跟我借了錢,買了一雙即使台幣只要100元我都不會買的鞋子。
 
 
今天下午,CIN打電話來,「他叫我馬上去上班。」CIN順利得到了新工作。我替她感到高興,非常高興。不過,新老闆認為她早上花時間上課,不太妥當。
 
 
「所以,」CIN說,「我跟老師講了,可能最近一、兩個月,先不去上課了吧!我請U週一把錢拿給妳。」
 
 
有點失落了我。好不容易,在這邊認識了第一個屬於自己的朋友。
 
 
然而我可以理解。她的人生與我的決然不同,每個人的生活都各自是一回事,如不受干擾的電波,默默無聲地進行著,沒有好與壞、對與錯。橫在CIN眼前的是對資本的渴望,而盤據我腦海的,是找尋所愛之事。
 
 
LOVE,MONEY,哪個重要?答案並不重要。我期盼的是,自己能永遠擁有選擇的權力,與餘地。
 
 
 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