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I can close it out

前陣子看完了一本書《High Heat》(書名應該是這樣吧?忘了),內容大抵是棒球拯救了一個青少年,誤入歧途的小孩憑藉對棒球的熱愛,慢慢走出父親替毒販洗錢、自殺身亡的陰影,回到人生正軌,並再次以「終結者」(closer)的身份在球場上獲得榮耀,贏得大學入學資格以及獎學金。
 
 
「I can close it out.」
 
 
教練問他,能不能守住最後兩局的比賽。身為鎖喉手,他說行,我能處理,我來關門。恰好的是,這句話出現在他逐漸掌握自己人生,而未來慢慢明朗的時刻。
 
 
說出口似乎很簡單吧。但肩上扛了多少責任呢?終結者所承擔的期盼與熱切,不亞於先發投手,甚至有過之而不及。每顆球都那麼戰戰兢兢,又那麼責無旁貸,從踏出牛棚之後的每一步都不輕鬆。
 
 
為比賽負責。為人生負責。
 
 
如果我的終點到了。回首,二十八年來一路。I can close it out,哽在喉頭,我說不出口。
 
 
那天蒂格格寫了篇文,關於五哥。文末她說,「莫怪他時時刻刻。覺得不平。因為這世界總不願為他停一停。」
 
 
當然,我跟五哥層次差上太多。但那一瞬間我有突然的淚水。一片煙雨濛濛,惟有自己身陷瀰漫霧裡,苦,仍得走,走得荒腔走板,不成篇章,走得愈來愈孤獨,人人遺落你,天大地大無人和鳴。
 
 
我這輩子離范仲淹太遙遠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,No Way。給我杯酒,傷春悲秋。夜光杯舀起虛擲的一切。
 
 
If you can see it, you can reach it.
 
 
如果投手丘與本壘板是羅蘭的老人星與老婦星。如果看不清捕手手套,辨不明世界,而世上的一切又非心之所向。我的雙腳又能帶我到哪裡。縱使給一對翅膀,我也飛不到天堂,不存在的天堂。
 
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