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0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歸零

 
嗨!你好嗎?我很好,我回來了

 
 

一切又從頭來過了
 
 

去年此時,我收拾行囊,瀟灑地揮揮衣袖,匆匆離去,踏上為期半年的旅程今年杜鵑花早發又謝的時刻,我回來,烙上同樣的腳印,踩上那條曾信誓旦旦不再重返的道路
 
 

踉踉蹌蹌走完了一圈,正好三百六十度。心情呢,莫可奈何。活到這把老大不小的年紀,好像愈來愈能夠向現實妥協,愈來愈能夠接受人生的無可奈何;所謂圓滿往往都藏匿了殘缺,如果我不能看不見,是不是該選擇忽略。
  
 

於是,我回到了原點。繞了大半個地球,我還是得落腳台灣,台北。霧失樓台,月迷津渡。天涯望斷,桃源何處是?
 
 

這一年動盪太大,盪得我暈頭轉向,看不清來時路,也望不遠前方。我自己的、朋友間的,生離死別,全都發生在過去短短的幾個月。
 
 
想起老爸心臟衰竭,前前後後動了三次手術;那時醫生評估,爸爸手術有三成的危險,但如果不動刀,兩年內就會往生。我躲在廁所裡,死命地踩著沖水踏板,製造隆隆水聲,咬著牙擋住如浪潮來襲的哭泣抽噎。
 
 
想起一位前輩被找不出的癌症折騰了兩、三個月,日漸蒼白消瘦;每回到醫院探望他,總一陣心酸。他養了三個小孩,清一色是小男生,以前從沒時間陪他們做功課,後來呢,終於有空了,只是寫功課的場景搬換到了醫院;不過,最起碼,全家人好好地團聚,在病房裡一起吃月餅過中秋。
 
 

想起大我兩屆的大學學長,中風昏迷了半年,一日突然心律不整,急救無用,藥石罔效,走了,留下嗷嗷待哺的小孩,年輕的妻子。學長思路清晰,辯才無礙,高高瘦瘦的模樣,是個很帥很斯文的白皙男生。
  
 

想起同事的爸爸、好朋友的媽媽,纏綿病褟好一段時間,撒手西歸。
 
 

生生死死,花落花開又花落,歸零原來是這麼容易的一件事,在星星眨眼的一瞬間。總以為,這些該發生在哀樂中年,誰料到,頃刻掉落在二十郎當歲的眼前,又好似花火轉眼熄滅,只剩那焦黑的餘燼殘渣,來自過客的腳尖,證明你我曾呼吸於天地之間。
 
 

嗨,你好嗎我回來了,回到原點,一切歸零雖然,我曾經期盼這次可以多飛一點點,多繞一些些,讓我看見圓的三百六十一度那麼縱使只有一度,我也願意相信,這個世界我的人生,仍有空間與餘裕可以改變
 
 
 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