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言以對

關於部落格
  • 40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張冠李戴一下:這是日本昭和紀念公園
 
 
台北的雨,冬天下起來,就是悽悽慘慘戚戚,路上行人匆匆忙忙,倘若跟不上大夥兒的腳步,心頭上總有點冷冷清清。
 
 
雨嘛,下了就下了,若不是雨勢來得太兇猛太囂張,往往我懶得撐傘;淋多、淋少而已。望著綿綿細雨,密密麻麻,點點滴滴,奏著曲,從天走到地,依舊不成調;一絲一線,總妄想是穿了誰的心。偶爾記起黃蓉與郭靖,締結連理之前的那一段,淒美動人、傷心欲絕的風景,兩人明明無法在一起卻執意攜手前行,在雨中,在山野,無視路途多短,多險,多峻。如果前方是雨,盡頭是雨,那走得遲一些,又有何妨。如果來時路是雨,縱然頻頻回首,也看不清。怎麼的,又勾起了半生緣,曼楨對世鈞說,我們回不去了,再也回不去了。
 
 
前行。是雨。再也回不去。
 
 
傘哪一朵一朵,綻放了,一片片花瓣容蔭的時空,究竟是拉近,還是拉遠了你我他和她之間的距離。無疑的,台北街頭瞬間更擁擠,每一次呼吸,更加冷又更加急。雨中,人人疾行如風;走得緩慢,彷彿被這個世界遺棄,空盪盪,靜悄悄,一步一步,舞曳了長長的孤寂。
 
 
好幾年了,雨裡的曾經,凍冽到不能忘記。忘記只是逃避。記得那麼深深切切,深深切切到頭來卻是折磨,懲罰自己。
 
 
雨裡,往哪裡去。雨裡,尋尋覓覓。尋尋覓覓,偶遇了擱淺的美人魚;有了雨,美人魚是不是就能再度擁抱生命。原來雨水和海水相差無幾;鹹鹹苦苦的,味道重得讓人睜不開眼睛。
 
 
是誰說斜風細雨不須歸,又是誰說一簑煙雨任平生。雨裡,如詩似畫。終於明白,這樣的泰然自若,需要多大的勇氣。走過千山萬水才能換得,也無風雨也無晴。
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