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言以對

關於部落格
  • 40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永久,詠酒


 
每一種酒,都該有它的名字。
 
 
梅酒,friendship lasts forever。水蜜桃啤酒是fall in love。愛爾蘭奶酒,heartbroken是被召喚的符號。塵封回憶不難,戒酒即可;可妳問我,如何摧毀殆盡──這就難倒了我。
 
 
倘若我看得透、想得明白,我倆怎麼又會在這小酒館相遇。妳可知道這杯中物,是陳年紹興女兒紅,我老爹嫁女兒才要開封。可惜他望穿秋水,最後被我逕自拿來請了大家。
 
 
在場的好朋友,別鎖了眉,何不與老闆娘我,乾上一杯。有緣千里,別再追問酒的來歷,只管品嚐品嚐,哪位觸景傷情,涕淚橫流,請便,但千千萬萬別落在碗底,徒然壞了一罈女兒紅。
 
 
哭什麼呢,孩子。人生不是黑板,擦擦寫寫,重來很容易。說什麼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,那只出現在施耐庵的水滸傳,一百零八個天罡地煞,舉刀砍人比拿鍋鏟炒菜還乾淨俐落。我們沒那能耐,動不動就提頭來見。所以哪,別死去活來,這趟路走多了,遲早發現,忘了自己是誰,這法子最解脫,包妳在滾滾紅塵來去自如,揮揮衣袖、不帶走一片雲彩。
 
 
來,把眼淚拭去。妳桌上這杯,是巴西甘蔗酒,三十八度,保證不省人事。妳聽過吧,金鑲玉一把火燒掉龍門客棧,朝周淮安追去;當年我一磚一瓦,一泥一土,幫金鑲玉又搭起了客棧,在無垠無涯的荒野。那天她風塵僕僕,回來了,沒料到匆匆塞給我一瓶酒,又掉頭就走。為了周淮安,金鑲玉不當那朵大漠玫瑰了。妳瞧,愛情猶似狂風沙,埋葬邱莫言,吹落金鑲玉,是不是鬼遮眼呢妳說。
 
 
乾吧!雙唇若不吻上夜光杯,還能吻誰?醉鄉路穩宜常至,他處不堪行。戒了酒,更無路可走,無處可棲;不如花間一壺酒,挺羅曼蒂克。照我說呢,妳毋需阮籍窮途之哭當下酒菜,自身眼淚足矣。
 
 
醉了,就睡去。夢裡,上窮碧落下黃泉,妳若遇見九天玄女,替我問一事。幾百年前,曾啜飲了一杯酒,她能否告訴我,那香檳的產地。 
 
 
好久、好遠的光景。一縷淡淡香氣,微醺。淺淺的金黃盪漾,杯底一指銀光半隱半瀉。
 
 
這杯酒,proposal ring

 
 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